当前位置 >> 宝岛游

失业失恋?来台北玩一圈就好了

发布时间:2015-04-28 12:53:58

  一个月经历12次失败相亲,工作上被新主管发配到郊区,小车刚买就追尾,ATM机取钱卡被吞 闺蜜小A忍不住在朋友圈哀叹“世界不会再好了”

  “跟我来台北玩一圈就好了。”当时正在台北办事的我打趣地回复。

  没想到小A行动力惊人,立即请了年假,3天之后便出现在桃园机场。于是一场猝不及防的治愈之旅就此展开。

  把忧伤甜死

  治愈良方之甜点

  我与小A之所以成为死党,很大程度因为我俩都是超级甜点控,控到要甜点不要身材的地步。我俩来到高水准甜点云集的台北,简直就是老鼠掉进了米缸。拿着我熬更守夜制作的“甜蜜行程表”,小A会心一笑:“你这是为我疗伤,还是给自己解馋?”我挤挤眼:“一箭双雕!”

  于是我俩便开始以每天3到4家的频率对台北的甜点名店展开密集型“检阅”——早餐去café junkies享用多种芝士抹酱的贝果,上午去Qui café品尝口味繁多的法式泡芙 ,午饭后再到salon de the de jo l robuchon来一场“贵妇下午茶”,晚上再到宁夏夜市吃裹满黄豆芝麻粉的热麻薯以及加了香菜与花生糖碎的冰淇淋润饼。第二天继续,上午茶、下午茶、晚茶,从精美西点,吃到优雅和果子,再到芋圆剉冰、凤梨酥等传统台式甜品 要问我俩胃口为何这么好?小A的回答是:我们有两个胃,一个装正餐,一个装甜点。如果实在都满了,饭可以少吃,甜点雷打不动。

  治愈良方之料理

  近年来学习甜点制作的年轻人,一家看似不起眼的小店,老板或大厨动不动就是蓝带、博古斯、东京制果、辻学院等世界一流甜点学院毕业。也有不少已在欧美、日韩享有声誉的米其林星级大厨来台开业。台北的法式甜点,技法精准那是基本,最引人入胜的是对本地食材的巧妙运用。台湾农业受日本影响深远,无论瓜果蔬菜样样种得出神入化,于是便有了美味的爱文芒果慕斯、屏东凤梨泡芙、凤山芭乐挞、南投苹果派、苗栗草莓千层酥、台东释迦雪葩、酒酿桂圆面包

  连续3天吃下来,小A在微信上高调宣布:“忧伤已被甜死,饕餮还可继续。”

  毛茸茸的抚慰

  治愈良方之玩具

  我与小A都是猫奴,在全民爱猫的台湾,知音简直随处可觅。台北许多咖啡馆、杂货铺、小书店都有萌猫出没,少则一两只,多则一大群,不用费心寻找也能常常与各种可爱的猫店长不期而遇。这些店猫未必拥有名贵的血统或完美的样貌,但个性大都随和温顺,喜欢与人亲近。也许这家咖啡做得不够精品,那家食物比较简单,但只要店里的猫咪够可爱黏人,依然会有大批铁粉儿忠实地光顾帮衬。

  我和小A穿行于台北巷弄中,从橱窗里发现有“小毛孩”的身影,便会忍不住走进去逗一逗,摸一摸,甚至干脆坐下来喝一杯咖啡。若是阳光灿烂的午后,最好选择靠窗的沙发坐下,柔软的靠垫旁一定会有贪晒的猫咪,暖烘烘地蜷在角落,任凭你怎么挤它也不肯挪窝。正当我们晒得昏昏欲睡时,一只肥嘟嘟的黑猫毫不客气地跳到小A腿上撒娇,似与挤在旁边的橘猫争宠。小A摸着黑猫瞬间湿了眼睛:“想我家黑豆了 ”黑豆曾是她养了4年的猫,由于工作调动而忍痛送人。

  闺蜜小A

  为了让小A过足猫瘾,我索性安排了一天侯硐之旅。侯硐原本是台湾最大的产煤区,没落荒废后大批家猫被遗弃变成流浪猫。后经一位爱猫摄影师发掘,渐渐发展为一个超过百万人前往的热门景点,近年还被CNN评为全球六大赏猫地之一。政府为此出资修缮了村里各种公共设施,并为流浪猫修建了不少避雨、休憩、进食的设施。过去见到猫就犯愁的村民,如今都争相照顾流浪猫,甚至成群收养在自家店铺招揽顾客。

  从猫主题的侯硐火车站一出来,便随处可见花色各异的猫咪,或慵懒躺卧,或嬉戏打闹,或闷头大吃,或闲散度步。它们个个见过大场面,任一拨拨游客来来去去,抚摸逗玩,乐在其中。小A激动得漫山遍野不停拍照,直到相机和手机双双电量耗尽才不得不作罢,大呼被治愈了,并决定回去再养一只猫。

  做个城里散淡人

  治愈良方之喫茶

  治愈良方之夜市

  “总统府”、中正纪念堂、国父纪念馆、101大楼 小A提议的所有台北地标都被我残酷否决了:“那些堵心的景点以后跟旅行社去就好,你是来散心的,得避开游客,去些清静的地方。”

  早晨在东门市场吃完罗妈妈米粉汤,我和小A慢慢散步来到总统府旁的“二二八公园”。不远的湖边有人动情地拉着手风琴,走近一看竟是位神采奕奕的花甲老人。曲间休息,好奇的小孩纷纷跑来这戳戳那摸摸,老人也不恼,反而教他们如何按出音符。“想听什么曲子,随便点。”老人递过厚厚的歌本给我们,里面从世界名曲到台语老歌应有尽有,而且谱都是手抄的。“不过,我不是街头艺人,千万不要给钱哦。”老人说笑着又拉起了欢快的台语歌《宝岛曼波》。

  下午4点,趁下班的人潮还未汹涌,我俩赶紧乘捷运来到淡水。买杯咖啡,坐在海边长椅上静候传说中的“淡水夕照”。天色转暗,海边的人群渐渐密集起来,却并不喧闹,大家或立或坐,海风中安静地看着红彤彤的落日一点点藏进海天之间。小A悠悠地说,真想从此做个台北城里散淡人。

来源:台湾岛旅游网

主办单位:山西省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